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南北饮食文化差异趣闻
南北饮食文化差异趣闻

南北饮食文化差异趣闻

我来自海南的彼岸――河北,在海南岛历经“八年抗战”。我常和朋友们说,从河北到海南,如果是在欧洲,不知要穿越多少个国家,由此概叹我们国家之大。东西差异,南北有别,而海南、河北又是南北的典型代表,所以两地之间多有差异和趣闻,在饮食文化方面自然也不例外。

没来海南之前,对海南最大的认识是热。到了海南之后,发现一个极为有趣的现象是,天越热,吃火锅的人越多,火锅的种类也以热量颇高的羊肉、狗肉居多,吃者以达到“三流”(流汗、流泪、流鼻涕)为佳。海南朋友的解释是以热攻热,身上的热量都释放出去了,心里也就凉爽了。河北则正好相反,天热的时候喜欢吃凉菜,至于火锅,则只有秋冬才吃,夏天则少有人问津。北方人认为秋冬季节牛羊渐肥了,也正是人们进补的时季。

海南的吃崇尚鲜嫩、清淡,而河北则讲究浓烈淳厚。海南的食物多八成熟,以白斩鸡为最。初来琼岛,看到端上桌来鲜血淋淋的白斩鸡,还以为是吃火锅的原料,等看到客人们美兹兹的吃得盘中无物时,才恍然大悟。哦,原来这就可以吃了!入岛八年的我,由当初的拒吃甚至拒看,到逐渐接受以致慢慢喜欢白斩鸡,着实周折了一番。鸡在河北少有此种吃法,大众做法有炖、红烧、薰等,而此类做法没有两三个小时是吃不成的。鸡炖的时间越长,汤越浓烈,味道也越鲜美。刚来海南时还很纳闷,客人都上了桌,主人才去杀鸡、上灶,能来得急吗?原来是白斩。在刚刚接受白斩鸡时,还坚持要店老板一定要把现成的白斩鸡再在锅里滚一下。这时店老板常常用海南普通话笑笑说:再烫一下就不好吃啦!从店老板的神态上,看得出来店老板一定是在笑我这个大陆人不懂吃鸡。

在河北,可以吃生的,当然也可以吃熟的,但绝不吃半生不熟的。海南则相反,绝不吃生的,一般也不喜欢吃太熟的,独爱吃半生不熟的。在河北吃的东西,包括几乎可作水果的西红柿、黄瓜自不待言;包括象南方人每餐必备的辣椒一样,北方人必备的葱蒜也不肖说;若说还包括生鱼、虾、蟹和生肉,南方朋友一定大疑不信。在我们河北有句俗话,叫生吃螃蟹活吃虾。最近办案回北方,和朋友们生吃一条大活鲤鱼,端上桌来足有两斤多重的正宗河鲤鱼还在活蹦乱跳。原来厨师在加工时,只将鱼两背的肉取下,片成小片后,再原样放回鱼的身上。因未伤及内藏,直到吃完肉,鱼还是活的。吃的过程中,鱼有几次蹦出了盘子,将身上的“肉麟”抖出了盘外,最后只得提前将其请入了汤锅。

吃在南方,吃在海南,此言不谬。海南的食物结构丰富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水里游的,无不成盘中之餐。相对来讲,河北的食物结构则相对简单些。在我的家乡冀东,别说老鼠、黄鼠狼、蝎子等这些日常少见动物,就连海南司空见惯的蛇、鳝、龟、狐、蛙等类以至家禽如鸡、鸭等动物的头、足、内脏都少吃和不吃。至于海南一绝的乳猪和乳羊,在河北则绝无人问津。

社会在发展,时代在前进。现在我们国家繁荣稳定,南北、东西文化正在大交融、大进步。我们欣喜的在北京街头看到了羊城酒家、粤菜餐馆,在海南也出现了老乡餐厅、北方饭店。吃大饼、卷大葱、蘸大酱,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东北风吹入南国;端小碗、使小碟、举小杯、用小笼,小桥流水细斟慢酌的南方风格也在融入北疆。我们的国家正在走向共同富裕、共同繁荣。

安徽崇尚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六安市霍邱县周集镇燎西村